連維良: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凸顯七大特點
發布時間:2019-07-19  |  來源: 中國信用  |  專欄:國內動態

  7月18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就《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快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 構建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舉行政策吹風會。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在會上指出,《意見》深入貫徹落實“放管服”改革要求,理念新、措施實、針對性強,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的重點內容,主要體現在七個方面。

  一是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是貫穿事前、事中、事后全生命周期的監管機制。在事前監管環節,通過市場主體“做承諾”“重教育”“用報告”,提高依法誠信經營意識,全面推廣主動信用承諾制度,加快許可事項辦理進度,擴大信用報告應用范圍。在事中監管環節,全面建立市場主體信用記錄,鼓勵市場主體自愿注冊信用信息,開展公共信用綜合評價,大力推進信用分級分類監管。在事后監管環節,從健全失信聯合懲戒對象認定機制、督促失信主體限期整改、深入開展失信聯合懲戒、依法依規實施市場和行業禁入措施、依法追究違法失信責任等方面,強調用好失信聯合懲戒的“利劍”。

  二是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是分級分類的監管機制。傳統監管模式對所有監管主體平均用力,監管成本高,市場主體壓力大、受干擾多。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按照市場主體信用狀況采取差異化的監管措施。對信用較好、風險較低的市場主體,降低抽查比例和頻次。對違法失信、風險較高的市場主體,適當提高抽查比例和頻次,列入重點信用監管范圍,使監管力量“好鋼用在刀刃上”,努力做到對誠信守法者“無事不擾”,對違法失信者“利劍高懸”。

  三是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是大幅提升失信成本的監管機制。失信代價低、懲罰輕、傳播少是失信問題高發、頻發、復發的重要原因。《意見》提出“對癥下藥”“靶向治理”,一是讓失信者付出失信記錄廣泛共享,因而有可能處處受限的成本;二是讓失信者付出依法依規公示失信信息、接受社會監督、市場監督、輿論監督的成本;三是讓涉及嚴重違法失信行為的失信者付出被列入“黑名單”,承受跨地區、跨行業、跨領域失信聯合懲戒的成本;四是讓涉及極其嚴重違法失信行為或與國計民生安全攸關領域的失信者付出在一定期限內甚至永遠被實施行業禁入、逐出市場的成本;五是讓失信行為的責任主體、責任人付出依法依規被問責的成本。讓監管長出“牙齒”,從根本上解決失信行為反復出現、易地出現的問題。

  四是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是信息充分共享和依法依規充分公開的監管機制。信息共享,特別是失信信息的充分共享是實施信用監管的基礎。《意見》提出要充分發揮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臺和國家“互聯網+監管”系統信息歸集共享作用,形成全面覆蓋各地區各部門、各類市場主體的信用信息“一張網”。同時,將市場主體基礎信息、執法監管信息等與相關部門業務系統按需共享,支撐形成數據同步、措施統一、標準一致的信用監管協同機制。信息公開,是質量最高的信息共享和效果最好的失信懲戒。《意見》在成效顯著的行政許可、行政處罰信息“雙公示”機制基礎上,提出依托“信用中國”網站、中國政府網、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開展行政強制、行政確認等更大范圍的信息公開,實現“應公開、盡公開”。

  五是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是充分體現以“互聯網+”為特征的大數據監管機制。“互聯網+”是實現信用監管高效化、智能化、泛在化的重要載體。《意見》提出在數據有效整合、信用風險預警和公正信用監管等方面充分發揮“互聯網+”、大數據支撐作用。有效整合公共信用信息、市場信用信息、投訴舉報信息和互聯網及第三方相關信息,建立風險預判預警機制,及早發現防范苗頭性和跨行業跨區域風險。鼓勵通過物聯網、視聯網等非接觸式監管方式提升執法監管效率,實現“進一次門、查多項事”,減少對監管對象的擾動。

  六是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是更加注重市場主體權益保護的監管機制。《意見》要求要嚴格保護個人隱私和企業商業秘密,為非主觀故意和輕微或一般失信行為的失信主體提供信用修復渠道。但對于給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造成損失的極其嚴重的失信行為,要依法依規長期保留信用記錄,長期實施嚴格的信用監管,在一定期限甚至永久逐出市場。對有誤信息要及時予以更正或撤銷,并采取措施消除不良影響。嚴肅查處違規泄露、篡改或利用信用信息謀私等行為,加大信用信息安全和市場主體權益保護力度。

  七是以信用為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是法治化、標準化、規范化的監管機制。依法監管、規范監管是信用監管的突出特征。只有依法依規實施信用監管,才能確保行政行為不缺位、不越位、不錯位。《意見》明確要求推動制定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相關法律,加快研究出臺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條例、統一社會信用代碼管理辦法等法規。建立健全全國統一的信用監管規則和標準,及時出臺相關地方性法規、政府規章或規范性文件,將信用監管中行之有效的做法上升為制度規范,進一步夯實信用監管的法治基礎。

  談及《意見》的實施對企業的影響時,連維良表示,實行信用監管,企業承受的壓力會不會變得更大,客觀地講,不同的企業所承受的監管壓力是不一樣的。對于存在失信行為的企業,承受的壓力無疑是加大的,而對于守法誠信經營的企業,接受監管的成本將大幅降低。因為信用監管的目的就是為守信者“降成本、減壓力”,讓失信者“增壓力、付代價”,實現的方法是分級分類監管加科學的信用評價。企業想要更少的監管成本,那就要下大力氣改善自己的信用狀況。

  連維良強調,下一步,國家發改委、人民銀行將切實發揮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牽頭作用,將會同有關部門推動完善信用監管的配套制度,廣泛開展試點示范,加快建章立制,積極宣傳信用監管措施及成效,把各項工作任務落到實處。

{转码主词}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100期 3d投资天计划 辽宁快乐12在线投注 星空棋牌的下载安装 快速时时计划网 贵州11选5开奖 老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pk10计划软件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走势 哪个棋牌游戏好打些 欢乐四川麻将 1366768性感美女壁纸 云南11选五5中奖规则 手游游戏排行榜前十名 百赢棋牌真人赌博下载 重庆时时和五星走势图